Menu Close

改革开放40周年文艺晚会突出“习近平新时代”

  《我们的四十年》晚会的节目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。(新华社)

  (北京17日讯)中国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文艺晚会《我们的四十年》,14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。晚会突出表现“习近平新时代”。

  晚会分为序曲、上下篇和尾声。上篇《壮阔东方潮》的时间跨度是从1978年到2012年的34年。下篇《奋进新时代》的时间跨度是最近6年,包括6个乐章:《新的天地》、《时代号子》、《脱贫宣言》、《强军战歌》、《一带一路畅想曲》和《相约世界》。

  中国独立学者荣剑评论这场文艺晚会说:“对毛邓镜头平衡,江胡镜头平衡,最后还是定于一尊。改革终结之后的改革史,基本就是按这个叙事逻辑来写,基调已经定下来了。”

  他说的“定于一尊”,指的是习近平。今年7月16日,中国人大委员长栗战书提出要确保习核心“定于一尊”。

  标语中有邓三科习

  会场二楼眺台悬挂着横幅标语:“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,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,以邓小平理论、‘三个代表’重要思想、科学发展观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,不断把新时代改革开放继续推向前进”。

  在中共的指导思想中,在“邓三科习”前面,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,但上述相当长的标语没有提到马列毛。

  中外不少人认为,中国改革开放,改的就是毛泽东路线。

  中国改革也是对马列主义的突破。马克思认为,企业雇佣职工8人或者更多,就是剥削。后来为了解决就业问题,这个“条条框框”被打破了,官方对马克思的这段论述不提了。

  鲍彤拿着赵紫阳的照片。

  鲍彤:“改革”是改毛泽东制度

  曾经直接参与中国改革开放的鲍彤告诉英国广播公司中文网:“中国人要活,不摆脱毛泽东的制度是没有希望的。”

  鲍彤曾担任中国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,和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。

  改革曾关系生死

  他说,改革曾经关系到生和死。改革的生死存亡就是中国人的生死存亡;改革的主人与其说是中共领导人,不如说是十多亿不愿做奴隶的中国人。

  毛泽东活着时,全中国只有他一个人是有主导权的活人。当时盛行的口号“谁反对毛主席就打倒谁”,不只是吓唬人,而是必须照办的行动纲领。

  鲍彤说,改革的冲天第一炮,是“人民公社”瓦解,靠的是不愿意服从党领导的农民。开始时只有一个村,村民们背着中共,冒着生命危险,自作主张决定,秘密分田到户(当时叫“包产到户”);后来全国农民纷起,风起云涌,势不可挡,人民公社制度因此瓦解。

  他说,改革的第二件大事,恐怕要数城镇个体户和其他私有经济雨后春笋般的再生。

  毛泽东死后,被驱赶下乡的青年自作主张,纷纷回城,只能在“社会主义”体系之外自谋生路,就是群起而走那条被毛批倒堵死了的私有制的道路。

  

  党报“口头禅”左右政策

  在中国,最具权威的媒体当属中共党报《人民日报》,被视为洞察中国政局与政策变化的窗口。当某个特定政治词汇在一段时期内被反复提及,相应的政策也会发生变化。

  在中国改革开放走向40周年之际,英国广播公司中文网从过去40年的《人民日报》中,整理出那些曾红极一时的“口头禅”,从词语出现频率变化,回顾中国40年来的政策摆动。

  打开一份党报,先映入眼帘的很可能是粗体的领导人姓名;而出现的顺序、频率与他的权力和地位息息相关。

  1983年,邓小平在《人民日报》出现次数首次超越毛泽东。这一年,他担任中央军委主席。1990年卸任后,他很快输给继任者江泽民,两年后,当邓小平以普通党员身分“南下考察”后,他重新成为党报上的“一号人物”。

  2012年,较为“低调”的胡锦涛将权力交给习近平,后者姓名出现频率便几乎直线上升。5年后,习近平获得“党的核心”称号,同一年他被提及的次数已超过江泽和胡锦涛二人峰值之年总和。

  除了领导人的姓名,“党的领导”和“意识形态”这两个带有鲜明政治色彩的词汇,在改革开放40年历程中如同指南针,探寻着中国政局左右变化的方向。

  改革开放之初,“解放思想”成为主流。

  “党的领导”达最高点

  但到1987年,在党内保守派反攻下,一场“反资产阶级自由化”运动展开,“党的领导”被重新重视起来。

  1992年,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,面对“姓资姓社”之争,说了四个字——“不搞争论”,意识形态领域的控制明显放松。

  到习近平上台后,这两个词语出现频率再次抬头猛增。2017年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,“党是领导一切的”被写入党章,“党的领导”出现频率自此达到40年来最高点。

  高兴0惊讶0愤怒0悲伤0无聊0

  

  

  

  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